就是要嫁给这个男人

摘要: 老娘就是要嫁给这个男人,谁要是再反对,就先跟我把去派出所公证下,从今以后断绝关系!

12-16 13:27 首页 程安


 

芊芊开店了。

有人很酸的在背后说,爸妈有积蓄果然就是不一样,至少可以少奋斗5年呢。

芊芊知道了,暴脾气一上来,跑去跟对方说,“我开店,爸妈一分钱都没给。”对方心里立马平衡了,继而又问:“那你是怎么攒起开店的钱的啊,教教我啊。”

芊芊掏出小镜子补了补妆,心平气和地回答:“我没积蓄,我开店的钱,都是我男人给的啊。”

对方比她大3岁,刚刚被男朋友甩了,听闻这句话,差点气死。

芊芊走到门口,像是想起什么似得,拍着自己的脑袋惊呼一声“糟了”,又折回来,很认真地问对方:“你在背后到处说我坏话,我今天是来澄清的,不算我脾气坏吧,不然我男人要责怪我闹脾气晚上得罚我洗碗了。”

对方一口老血,差点呛死自己。

 

两年前,芊芊不是这番光景。

芊芊从小就不是个让人省心的孩子,小学就开始逃课,中学就开始早恋,高中更是读到一半觉得没意思,自己跑去打工了,老爸老妈几将其次抓回来又给跑了,后来一天几顿打,估计打得狠了,她消停了3个月,然后趁着五一小长假又跑了。自那以后,家里人深感这孩子在读书这条路上是没救了,索性就随她的心,在亲戚那谋了一份工作,让她去体验。一来,自家亲戚那有个照应,不怕她出事,二来,也可以时不时地劝她,说不定哪天任督二脉通了想回去读书了。

令大家都没想到的是,她工作倒是从来没打过退堂鼓,但是也没攒到什么钱。

芊芊的亲戚是做装潢生意的,开着一家不大不小的门面店,芊芊就在那里,给亲戚当前台兼打杂兼销售。在池州这样的小城市,每个月保底能拿到两三千,其实也还不错了,芊芊自然也是很满意的。

两年前,亲戚家生意做得大了些,要开分店,便安排她去负责客户。那时候她组建了一个客户群,一天三遍地刷消息,时不时会有人问东问西,本着客户都是上帝的原则,她一一作答,态度很好。

有天,她发现有个叫大叶要娶媳妇的人频频问问题,但是没见他上门来了解过情况,她就怼回去:不买家具你问毛球啊问?!

对方半天没做声。

过了一会,有好友添加信息,备注是:小姑娘你得讲礼貌。

她拒绝,并回复:讲你大爷的礼貌啊。

对方过了好一会,又发来添加申请,这次没备注理由。芊芊自然是没同意。

谁知道过了一天,对方竟然找上了门,红着脸,向她道歉,表示自己这么久以来频繁地问问题对她造成了打扰。

“知道是打扰你还来?”芊芊脾气暴躁得像一头被放到广场的斗牛。

“其实我也是装修公司的销售,我是才上岗什么都不懂,被你误加进了群……”话还没说完,就看到芊芊满屋子打转像是在找什么,他正要问,却见芊芊从角落里操起一个大扫把就冲他扫过来……

那天芊芊把大叶赶出去后就把他踢出了群。想着自己这么久一直为敌方培育人才,就觉得恼火。

第二天,大叶又上门了,他这次学乖了,打着交学费的口号给芊芊送午餐来着。芊芊又抱着大扫帚把人赶跑了,饭盒倒是留下了。

赶跑了大叶,自己也饿了,一面拆着包装,一面嘀咕着“会不会下毒了啊”,可是盖子掀开后冒出来的香气,让她瞬间忘了这个可能,也不顾拆开筷子,伸着爪子就开吃。

嗯,这个糖醋排骨味道很正。

咦,这个椒盐虾好新鲜,我大池州居然有这么好吃的虾。

额,这个白菜谁要吃啊。

哇,这米饭也松软得很啊。

一会功夫,芊芊就把饭菜解决了,除了那盘青菜。女孩子嘛,多少有些挑食,她从来不去刻意纠正自己的这些小毛病。

次日中午11点,大叶又送来了午餐,芊芊这回没有赶他走,但依旧抱着大扫把站得跟门神一样,怒视着对方。大叶放下饭菜,说了句“打扰了”一溜烟又跑了。

如此几次之后,芊芊反倒不好意思了。她看着眼前的几摞饭盒,不停地催眠自己“吃人嘴短啊,哎呀控制不住自己的嘴,这下好了。”

那天大叶再来的时候,芊芊拎起一个大大的塑料袋里,递给大叶,支吾着不知道说什么好,却见大叶盯着袋子发了一会呆,问她:“啊,都这么多饭盒了?”

大叶这傻乎乎的模样,逗乐了芊芊。

那天,她没有再抱着大扫把赶大叶了,随口问了一句:“你吃午饭了没?”

大叶实诚地回答:没有。

芊芊本就随口一问,没料到对方如此回答,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便只好再度随口说着:“不然坐下来一起吃吧。”

“好啊。”大叶一屁股坐下来。

直到很久以后,芊芊回忆往事时,才恍然大悟大叶套路太深了。

就这样,两个人熟悉起来了。

打那以后,大叶天天给芊芊送饭,芊芊有次实在忍不住了,问他:“你是不是看这家饭店好吃就跑过去当卧底了吧?天天偷菜?”

大叶脸一红,“是我自己做的。”

芊芊一筷子拍在大叶肩膀上,惊呼:“你一个大老爷们做菜这么好吃,真逆天啊。”

相处久了,两个人就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可这却受到亲戚的阻拦,他语重心长地警告芊芊擦亮眼睛,“说不定他这是对你使美男计,虽然他长得并不好看。”

芊芊摸不着重点地回了句:“我觉得他长得挺好看的啊。”

亲戚又说:“反正你不能和咱的对手公司员工谈恋爱,你这会坑了公司的。”

其实那时芊芊还没和大叶谈恋爱,但是她又没找到对话的重心,再一次辩解:“舅啊,你放心,不会坑你的。”

“完了。”亲戚一脸悲壮,从办公桌里摸到一瓶酒就开喝。

舅舅爱喝酒也是常事,芊芊也就见怪不怪退了出去。

哪知道,舅舅借着酒劲,跑去对方公司闹了,把大叶纠出来,好一顿骂。大叶听了半天算是理清了一个重点——待在这个公司是不可以和芊芊谈恋爱的。

于是,他果断地立马跟老板请辞了。

很久以后知道真相的芊芊再次感慨大叶套路太深,居然一直在等时机想拐跑自己。

也因为这芊芊舅舅这一闹,两个人算是捅破了朦胧的窗户纸,正式牵手,结为男女朋友。

小地方的工作就业环境有限,能做的工作种类没那么多。大叶一边尽力给芊芊做饭养着她的胃,一面又揪心地到处找工作。

那天送饭的时候刚好和一个送快递的小哥聊了起来,小哥满不在乎地说:“你不知道找啥工作,不如先和我一起送快递呗,这个时间自由,每天送完了你还可以去面试,多好。”

大叶一想有道理,给芊芊送完饭就去送快递了。

大叶是个很能吃亏的男人,他送快递总是比别人早出门晚回来,送的也比别人多,自然而然拿到的钱也就多了。一开始的时候,他还真的是受不了。池州不是大城市,没那么多高楼,很多住宅都是楼梯上下的,一天跑下来,整个人都要瘫了。

这一送就是一年多。

这一年多,他也因此攒了一些钱。

也就是那个时候,芊芊开始学着做饭,每每大叶累得走路都发软的时候,她就负责两个人的晚餐,也学会了不再挑食,和大叶一起把荤菜素菜都吃了。因着那段时间的朝夕相处,芊芊的火爆脾气渐渐收敛了。也开始学着理解别人心疼别人了。

也是那段时间,她看着日益消瘦的大叶,突然萌发了一股胖子的自卑感。芊芊是个小胖子,胖了二十多年了。可是,她想成为一个瘦子。

她瞒着大叶,偷偷去报了健身班,也偷偷地去参加了瘦身馆,再加上减少食量,就这样,过了大半年,体重生平第一次有所下降。

有一次,她和大叶闲聊,说起自己的减肥经历,她随口说着,要是有钱,我就自己弄个瘦身馆了。

大叶思考了一会,说:“那我们开吧。”

芊芊夹起一块草莓塞进大叶的嘴里,这个话题就算过去了。

没想到过了几天,大叶又问她,你想开店吗?

芊芊涂着铁锈红色的指甲油,头点得直哆嗦,想啊。

于是,他们开始谋划开什么店毕竟靠谱。

过了会,大叶又问芊芊,那你身上有多少积蓄啊?我们看看够干嘛。

芊芊沉默了。她有多少积蓄?她也不知道。

你要问世界首富,你有多少钱?

首富一般估计也是沉默,然后也说不出一个具体数字。那是因为人家太有钱了,记不清自己有多少。芊芊刚好相反,她是个小月光,所以也记不清自己有没有钱,有多少钱。

你知道外界什么评价那些时尚杂志的吗?就是一群同样屌丝的编辑教一群拿着两三千工资的小姑娘照着七八千的标准去打扮,很荣幸的,芊芊就是这群小姑娘的其中之一。

她在大叶诧异的眼神里,掏出了所有的银行卡,一个个打电话查询,最后加上支付宝微信,还有别人借了没还的,一共是2万。

这回,大叶沉默了。

2万块,在2016年,能干嘛?

过了好一会,大叶说,算了,别管钱了,反正你没有。

芊芊好一阵沮丧。,一把扑进大叶的怀里,噘着嘴,一副受了委屈的小媳妇状。

“没事,我有。”大叶安慰她,“我毕业这几年基本没花钱,都攒着呢。”

最后,两个人把钱凑一凑,终于把店盘到了。俗话说:书到用时方恨少,钱,更是。

还没到装修的时候,两个人的钱就用完了。芊芊还没来得及愁眉苦脸就见大叶又递出一张卡,那卡里足足又是6万。

大叶有多少钱,芊芊再清楚不过了。这笔钱来的蹊跷,她不停地追问到底怎么来的。

“我用房子做了抵押,像银行贷款的。”大叶说的不轻不淡,但是芊芊却哭得要死要活。

“就6万块钱而已啊,我相信你几个月就挣回来了,乖啊,别哭了宝贝。”

那时候,芊芊心里暗暗发誓,不论发生什么,自己丢了什么都不能把这个男人丢了。

尤其是后期,店开起来后,大叶妈妈又悄悄塞了几万给她,作日常周转用。

而自己的爸妈,自始至终一分钱没有给自己。

不管怎么说,店终究是开起来了。

有亲戚从网上订了花篮送给芊芊作贺礼。

花篮送来的时候,芊芊正在店铺的二楼和朋友说话,大叶在一楼忙东忙西。

送花环的姑娘把花递给大叶,用赞赏的眼神盯着大叶,幽幽地说:“你就是老板?真的是年轻有为啊,我往后要是过来,能给打个折吗?”

大叶接过花环,认真地摆放着,摆摆手:“这我可做不了主,我只是这边打工的。”

姑娘听闻,眼神依旧温柔,同时还多了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来,咋呼着,“谁不是打工的呢,你家是哪里的啊,你工资多少啊?”一面还掏出手机,打开微信,递过去,“这是我的微信,我们加个好友啊。”

“你和我老公很熟吗?”

猛地头顶传来芊芊微怒的声音。

姑娘一愣,手机差点摔了。她看看芊芊,一副正室抓小三的模样,再看看大叶,一副小受等待解救的模样,随即裂开嘴,笑着说:“哎呀姐啊,花送到了,我走了啊。以后还麻烦关照生意啊。”然后一阵风似的小跑走了。

芊芊绕着大叶转了两圈,大叶被盯得毛骨悚然,忙摆手:“人家就是一个送花的,你可别真吃醋。”

芊芊眯着眼,“想不到你大叶也是很抢手的嘛,不行,我们得把婚结了,给你盖着私人戳,这样我才放心。”

大叶忽而一笑,抱起芊芊,转了两圈,笑得眼睛眼角纹都出来了,半晌,他才把芊芊放下来,揉着她的脸,“小丫头这是想嫁人了啊。”

“我不管,就要结婚,今年过年你得去我家认亲。”

“嗯,正月里就去!”

 

其实芊芊的爸妈不喜欢大叶。他们之前给芊芊安排了好几场相亲,对象都是当时有头有脸的人,可是全都被芊芊拒绝了,芊芊一门心思就扑在大叶身上,这让他们很不开心,毕竟大叶只是一个送快递的,现在又把所有家当拿出来给芊芊开店了,身上是半毛钱也没有了,以后的日子怎么过?

所以在知道大叶正月初六要来认亲的时候,他们瞒着芊芊出谋划策,想着要怎么为难大叶,让他知难而退。为此,他们还特地把芊芊外公外婆舅舅舅妈一起全喊了过来。

果然,大叶在几番询问之下,很快便败下阵来,他耷拉着脑袋,表情很沮丧,甚至于让人觉得,再撑几分钟,就要休克倒下去了。

芊芊实在看不下去了,跑到人群里,把大叶拉开,也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只喇叭,按了开关,冲着这一堆人喊着:

“大过年的搞毛啊,老娘就是要嫁给这个男人,谁要是再反对,就先跟我把去派出所公证下,从今以后断绝关系!

身旁的大叶显然是和众亲人一样被吓到了,直愣愣地看着芊芊。

芊芊忽然想起什么似得,侧过头,看着大叶,吐吐舌头:“哎呀,大叶我好像说脏话了,是不是不礼貌了?”

大叶点点头,揉着她的脑袋,又摇摇头,说:“还好还好,今天你这算护短。”

“那就好。”芊芊很满意地点头,又拿起喇叭:“妈的谁再提彩礼跟谁急,我那个店就是大叶给我的彩礼,老娘就算不办婚礼也算风风光光得嫁了。”

大叶扯了扯芊芊的衣服:“尊重长辈啊……”

芊芊愣了愣,冲着喇叭又喊了一句:“哦,那大家新年快乐哈,待会一个个把红包给补了。”

“哎呀我的天!”大叶眼瞅着芊芊说个没完没了,赶紧一手抢下喇叭,一手牵着芊芊,朝一旁走去……

再不走,这婚,怕是真的结不成了啊。


P.S.

文里的芊芊,是我的表妹,再过几个小时,这货就要嫁人了。写一篇小文,祝她新婚快乐,这货是我辈中第一个结婚的。(很显然,完全不把我的这个姐姐放在眼里嘛~)



 

· END ·


欢迎给我留言

也可以来微博找我玩 新浪微博@程安


 



首页 - 程安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