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libili搬家竟然请道士做法?我们知道作祟的邪灵是谁!

摘要: 比起祈求未来的兴旺,B站更想去去过往的晦气。

12-22 15:48 首页 娱乐硬糖

作者|张家欣

编辑|李春晖

 

八卦之上六十四,右乾左坤名曰易。

佩之如宝汉刚卯,不惧取将轰霹雳。

 

今日(9月15日),一场互联网大法事引起吃瓜群众广泛关注,原来是哔哩哔哩bilibili网站乔迁之喜。

 

搬进独立办公楼,自当庆贺,但跳点“极乐净土”不就行了吗?有必要专门请来道士做法吗!经硬糖君权威鉴定,这道场,左挂坤,右挂乾,应为道教小众分支,并非茅山、五斗这样的大派。或许是沪上风靡的教派?如有上海同学,万请留言指教。

 

仔细看下图,应为B站新家的一楼大厅,弹幕墙边正设置法坛,开张花篮与道家符咒列立两旁。

 

但见那道长,右手拂尘,左手掐诀,口中念念有词:哔哩哔哩……哔哩哔哩……

 

在硬糖君浅表的宗教概念里,请和尚念经是祈福,请道士做法则是驱邪。道士和信众多认为法事具有神奇的力量,可以无形中改变现实命运:大则为国祝禧、禳解灾疫、祈晴祷雨;小则安宅镇土、祈福延寿、祛病消灾。

 

看来,比起祈求未来的兴旺,B站更想去去过往的晦气。的确,在这大半年,股份被低价甩卖、海外电视剧内容全面下架、版权之争焦灼、商业化依旧没能进入收割期,B站有些流年不利。

 

有证还遭下架,的确挺“邪门”

 

7月,站内海外影视剧突然大面积下架,算是B站今年第一“倒霉事”。

 

本来,6月时,A站因不具备《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被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文要求关停视听节目服务时,B站还在隔岸观火。谁知1个月后,AB站就成了难兄难弟。

 

按理说,背靠SMG的B站,属于持证上岗,岂料还是没能安然渡劫。B站董事长陈睿就此事表示:“B站近期影视剧下架是一次自我审查,纯粹是对于内容运营的策略性调整。”

 

“自我审查”的潜台词大家也都清楚:在广电指导下的自我审查。除了没有版权的英美韩日电视剧之外,有版权的《逐月之月》、《一年生》等耽美剧也被下架了。

泰剧《逐月之月》剧照

 

显然,这次清洗行动的主因,不止是版权问题,而是B站有不符合规定的内容。特别是被《网络视听节目内容审核通则》认定为“不得播出”的“非正常性关系”题材。

 

随着B站活跃用户突破1.5亿,整个社区用户已经超越德国人口。这已经不再是二次元er圈地自萌的精神绿洲,而是以独特姿态进入主流竞争的互联网视频平台。其体量既已不容忽视,监管层自然不能视若无睹。

 

为响应国家政策,B站在今年6月已经实行了UP主投稿实名认证,这将很大程度限制UP主的入驻和发展。而早在今年1月,“共青团中央”已经进驻b站一炮而红。

 

除了内容导向问题,B站的版权问题也是陈年旧疾,属于既可以相安无事,也能随时下雨天打孩子的情况。据媒体统计,2014年至2015年间,B站先后遭遇20多起版权诉讼。2016年,B站遭遇的来自爱奇艺、乐视、迅雷、PPTV和中影等十数家版权方的诉讼案件已达50余起,是前两年诉讼总量的两倍以上。

 

而以B站实力,如果要进入影视剧版权购买市场,就等于是在和BAT竞争,结果可想而知。

 

“灰色”版权之争

 

若论大众向的自制内容,B站是断然比不过主流视频网站。但在二次元UGC领域,B站却拥有绝对的竞争力。

 

B站平台每天视频播放量超过1亿,月均原创视频内容已经达到了30万以上,其中影视剧二次创作4万、音乐类5.2万、原创动画3.5万、鬼畜+舞蹈2万。

B站性转版《建国大业》

 

据陈睿透露,B站68%的播放来自于自制和原创内容,且占比仍在提升。这就决定了B站相当重视多元化的内容创作者。

 

收入方面,2016年B站推出“充电计划”,“鼓励自制非商业内容,提高UP主的原创积极性”,并“保持UP主独立性,一定程度上解决UP主经济来源问题”,以维护健康的UP主生态圈。

 

版权方面,B站表示将建立一套以产品功能为基础、法律援助为后盾的完整体系,帮助up主打击盗取原创视频的行为。

 

B站原创up主遭侵权现象严重,随意转载行为已经严重分流了B站流量。《原创UP主被侵权报告》显示,被侵权的作者近40位,其中侵权视频播放量最高达原视频的56倍。

 

为此,B站发布了《为了保护原创up主的权益,我们启动了一项维权计划》长微博,其中指出腾讯QQ公众空间账号“动漫唯美风”,不仅大量盗取B站up原创视频,还散步谣言。

 

B站的举动让很多人误以为B站要跟腾讯开撕了。不过,依硬糖君看,指责QQ公众空间账号“动漫唯美风”是真,要跟腾讯硬杠则是个误会。在商业利益关系方面,腾讯投资了B站,注定后者很难从企业层面与腾讯进行更加深入的对话。

 

更加敏感的是,B站原创up主被侵权的内容几乎都是同人作品。这些二次创作作品的版权归属本身,就是“灰色”的。

 

《雏蜂》、《末世渡鸦》的作者白熊骑士就表示:“B站给up主维权私认为整体上是好事。但既然要维权就不妨做的干净彻底。说白了到底是在维谁的权?大部分up主是靠剪辑搬运真正原创者的素材进行创作,这些真正原创者由于够不到我国的法律边界甚至连发声的权利都没有,他们的利益又怎么办呢?”

 

如此“灰色”的版权之争,也让维权或不维权,都变得十分尴尬。

 

“踮着脚尖走路”的商业化

 

大会员付费制度昙花一现,B站的商业化道路仍在艰难探索。2017大半年过去了,我们仍未见到太大突破。

 

5月22日,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挂出了一则股权转让信息,哔哩哔哩影业45%的股权被尚世影业以200万元的价格出手,几乎可以说是贱卖。以该价格推算,哔哩哔哩影业的估值只剩445万人民币。

 

2015年11月,尚世影业、B站和宽娱数码共同出资1000万元成立哔哩哔哩影业,这45%的股权当时是450万。

 

与价格一同下降的,是尚世影业对B站以及二次元内容的信心。这也难怪,当初被视为B站商业化一大举措的哔哩哔哩影业,成立至今,营收为零,2016年净利润为—0.61万元。

 

这是整个二次元内容领域的变现困境,但跑在第一梯队的B站,也只能靠自己摸索前行。

 

今年,B站的头部品牌活动BML已经迈入第5个年头,在客流量上每年创造新高,变现却难见起色。

 

据悉,今年BML在没有投放任何实体广告的情况下,先后接待人次近10万,收入却“勉强做到盈亏平衡”,前提是还未计入场地维护等费用。当观众一起高喊“干杯,哔哩哔哩”,谁能为哔哩哔哩真的斟满美酒?

 

目前B站的主要营收来源包括游戏的联合运营和代理,以及直播付费、衍生品销售、会员付费等,其中游戏相关业务和直播占据大比例。

 

不过,毕竟手握如此庞大的高黏性年轻用户,硬糖君一直坚信B站拥有未来,B站从未停止商业化的探索。“会员购”是其新上线的在线票务项目,用户可以通过这个渠道查询近期二次元线下活动,如电竞展、漫展、Cosplay活动等,并购买电子票。

 

在某些活动,用户只需使用B站app打开电子票即可检票入场。线下活动以互动为本质,B站则从票务开始就引入了互动机制,在详情页面添加了评论功能,用户可以自由讨论和相约面基。

 

虽然被人家低价出手了影业的股份,但B站自身在ACG(Animation、Comic、Game) 领域的投资却不容小觑,至今已投资了超30家公司,包括2D、3D动画领域的绘梦动画等,轻小说领域的轻文轻小说,聚焦动漫的新媒体三文娱和AniTama,二次元声音社区M站,动漫展及同人祭品牌ComiDay,虚拟偶像品牌服务商MUTA优他动漫等等。

 

拥有国内最大的二次元社群,B站正悄然在内容上游布局,并渗透到产业链条的各个方面。虽然问题不少,但换了新的大本营,又有道长做法驱邪,相信B站会有个全新气象。哔哩哔哩,干杯。


? 阅读往期热文

陈凯歌、冯小刚、吴宇森,谁的老年不迷茫?

今天,19年的《锵锵三人行》正式停播,新浪微博已无法搜索


诚招记者2名,实习生2名

要求对金融、泛娱乐领域产业报道有技巧、有态度、有热情。

五险一金、十三薪、带薪年假妥妥的。


简历投递至邮箱
?
lichunhui127@163.com

娱乐硬糖 现已入驻

虎嗅   | 钛媒体 |  知乎 |  界面 

  今日头条 | 百度百家 | 一点资讯 

猫眼电影腾讯新闻丨网易新闻

Wi-Fi万能钥匙 | 微博 |触电新闻

  21 CN 看荐 | U C头条 |  搜狐公众平台


首页 - 娱乐硬糖 的更多文章: